“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十周年,这位专家说→
时间:2024-01-08 15:45
  今年
  恰逢“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
  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十周年
  时针回拨至2014年,彼时福州刚接到意大利罗马传来的喜讯,上下欢呼。不过,欣喜之余,社会大众对这项荣誉与背后的责任并不十分了解。
  如今十年过去,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展之路越发宽阔,农业文化遗产的真正内涵和现代价值逐渐明朗。在福州,应当如何更好地保护“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
  我们来听听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
  资源研究所研究员、
  农业农村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闵庆文
  怎么说
 
  农业文化遗产,体现千年智慧
  200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起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倡议,旨在建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及其有关的景观、生物多样性、知识和文化的保护体系,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
  20多年时间,全世界才认定了86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光从这个数字,就能看出想要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难度非常高,因此也弥足珍贵。
闵庆文参与考察调研。图源:受访者供图
 
  86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中,中国拥有22个,数量位居世界第一。不过,相较于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大众对于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认知度其实并不算高。
  “农业文化遗产虽占着‘文化’二字,但不等同于‘文化遗产’。”闵庆文说,许多人也会把农业文化遗产,简单地理解为“农业非遗”,因为非遗的普及度、认知度更高。
  据介绍,农业文化遗产,更加关注的是一种农业生产过程,某种意义上,包括品种、选址、管理、生产技术等,这恰恰是农业里面最核心的部分,体现着人类上千年的智慧。对于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应是动态的、复合的。
  在他看来,农业文化遗产不是关于过去的遗产,而是关乎于人类未来的遗产。
  
  成功申遗十年,重新认识福州农遗
  
  十年前的4月29日,“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面对“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颇为“学术”的11个字,不少人自动过滤为“福州茉莉花茶文化系统”。
  为何是“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当年参与命名的闵庆文表示——
  在这项遗产中,茉莉花品种、种植十分重要,茶文化不仅包括一般人理解的茶文化习俗、窨制工艺等,还包括茶树品种、茶园管理以及环境友好的生产技术。而福州茉莉花茶,仅是该系统中的一个产品,并不能代表整个系统。
闵庆文参与福州茉莉花茶文化节活动(左二)图源:市农业农村局
  
  “山上种树,沿河种花,两种不同的生态系统和中西文化的碰撞,造就了福州这样十分独特的农业文化遗产地。”闵庆文表示,这正是当初专家们重点推荐该项目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关键原因。
  闵庆文建议,农业、生态环境等相关部门,在关注遗产地时,不仅要关注福州茉莉花茶,还应该关注与之相关的社会文化、生态环境、农业生产类型。
  “从遗产地保护角度来讲,我们认为茉莉花品种、茶的品种保护至关重要。茉莉花种植园、茶园生态化管理,还包括生产管理背后的文化挖掘,比如采茶歌等,都可以进一步发掘与保护。”闵庆文说。
 
  思路快人一步,成果更加丰硕
 
  放眼全国,既是省会城市,又坐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仅福州一城。
  “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发展上,福州不仅底子好,还起步较早,懂得靠前发力,抢占先机。”闵庆文说。
闵庆文(右)在2023年福州茉莉花茶茶王赛评审现场品茶。石美祥 摄
 
  福州于2013年启动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工作。那一年,全国只有8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申报之初,福州已是“世界茉莉花茶发源地”,并于同年入选第一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基础十分牢靠。
  闵庆文回忆,当时福州的一批基层管理人员、茶企向外获取信息时,主动捕捉、率先关注到这项特殊的遗产保护,如福州市农业局(现福州市农业农村局)以及春伦、闽榕等茶企。在申报过程中,这项工作同样获得市领导支持。“相当于一批有独到眼光、有认知的群体,早早地促成了福州现在的地位。”
  因为农遗保护,帝封江茉莉花基地被划定为遗产地核心保护区。这块城区内的核心地块,本计划为地产、城市基建“铺路”,如今与城郊的闽江河口湿地一起,成为这座城市为保护“让路”的又一典范。
壮观的帝封江茉莉花种植基地。林双伟 摄
 
“拥有超前意识很重要。”闵庆文说,现在要申请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流程十分严格且繁琐。当初第一批申报的时候全国只有19项参加,现在已有188项,申报工作难度可见一斑。“相比之下,思路快一步,成果更丰硕。”
 
  遗产保护结新果,福州值得期待
 
  去年,闵庆文和福州很有缘。
  11月,他以专家身份在榕审议了全国首个《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监测规程》地方标准;12月,第三届福州茉莉花茶文化节上,闵庆文受聘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推广实践基地专家顾问,并受邀参与第二届中国茶叶交易会。
 
  “我特别愿来福州,是因为福州跟其他遗产地很不一样。”在这位国内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领域重量级专家的眼中,福州将成为他下一个阶段观察、研究的“重要窗口”。
  闵庆文说,与位于县域、偏远地区的遗产地不同,福州所面临的发展或者说城市建设任务更重。作为省会城市,福州的城市化发展、工业化程度,必定对农业生态环境保护产生影响。但换个角度而言,城市发展也离不开生态建设,在这里,农业文化遗产的生态和文化价值体现,要比在西部地区纯农业生产为主的地方更为明显。
  “在保护过程中,不能指望拿产业问题来解决遗产地保护问题。”闵庆文打了个比方,产业产出的福州茉莉花茶,并不等同于遗产地产品,能冠名农业文化遗产的产品,每一环节都要源于福州本土。
  对此,闵庆文建议地方政府、相关企业能多支持开展一些项目,不仅在传承窨制工艺方面,还要关注在城市发展、经济结构调整等大框架下,福州如何更好地协调遗产地保护与发展的关系。
  当前,中国城镇化率已超过60%,未来还将持续提升。在一众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看来,随着中国城镇化加快发展,福州有望提供一种遗产保护和产业发展、城市建设协调并进的“福州方案”
  “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任重道远。”闵庆文也期待着,未来福州能牵头,将茶类相关遗产汇聚在一起,实现共同发展。
  (记者 蓝瑜萍)
 

 

 

来源:福州日报
附件下载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

政策文件
相关链接
请输入以下评论内容